商店公告

品牌专卖全部品牌

© 2005-2019 为了节省力气母亲带着自行车过了船推过愈发陡直的河岸把车子放在地边母亲忙碌起来。满地白花花的棉让她越干越有劲不知不觉错过了回船的时间,等她想起该回家做饭的时候已是人去船空荡荡的河边除了烈日老木船便是她自己了。她带着那包棉花焦急无助的站在堤岸木船同样无奈的望着她。豁出去了母亲咬咬牙推着车子往西顺着河堤走了二百米远这里的河床略窄些据说水也略浅些。母亲卷起裤腿推着车子下了河。车子上载着那包棉花她小心翼翼的推着车子一步一挪每一根神经都绷得紧紧的,腿开始哆嗦她硬起头皮水已经没腰了,车子上的棉浸了水越发沉重她拼尽力气,她知道万一脚下打滑她将连同这包载满希望的棉一块儿葬身河底绝无生还。我至今不明白这个女人如何来的勇气紧张使她满头大汗她不敢懈怠手紧紧握着车把水路让她觉得绝望。她怕了腿抖得愈发厉害可是已经无法回头了她的嘴唇咬出了血她继续挪,就这样依倚仗一个自行车倚仗一包希望的棉母亲竟趟水渡过了大运河。 版权所有,并保留所有权利。